影响你的不是事实,而是对事实的理解

斯科特·派克在《少有人走的路》中写过一个故事:兄弟俩人生活在同样的家庭环境里,父亲盗窃,母亲吸毒,从小就没有受到过关爱,成年后哥哥成了社会精英,弟弟则重复着父母的生活。

有人去问弟弟为什么这个状态,他说,有那样的父母我能怎么办呢?这人又去问哥哥为什么没有延续父母的生活,哥哥说:有那样的父母,我能怎么办呢?同样的事实却有不同的认知,不同的认知又产生了不同的显示状态。

不知道这是否就是“一切皆为心造”的例证。

还有一个秀才做梦的故事。

“有位秀才第三次进京赶考, 住在一个经常住的店里, 考试前两天他做了三个梦。 第一个梦是他梦见自己在墙上种白菜; 第二个梦是下雨天,他戴了斗笠还打伞; 第三个梦是梦到和自己心爱的表妹脱光了衣服躺在一起但是背靠着背。

秀才第二天就赶紧找算命的解梦,算命的一听,连拍大腿说:“你还是回家吧,你想想,高墙上种白菜不是白费劲吗?戴斗笠打伞不是多此一举吗? 跟表妹都脱光了躺在一张床上却背靠背,不是没戏吗?”

秀才一听,心灰意冷回店收拾包袱准备回家,店老板非常奇怪,问:“不是明天才考试吗?今天你怎么就回乡了?”秀才如此这般说了一番, 店老板乐了:唉呦,我也会解梦, 我倒觉得,你这次一定要留下来。你想想,墙上种白菜,不是高种吗? 戴斗笠打伞不是你这次有备无患吗?跟你表妹脱光了背靠背躺在床上,不是说明你翻身的时候就要到了吗?”

秀才一听,更有道理,于是精神振奋地参加考试,居然中了探花。”

事实是一样的,不同的解释却有了不同的结果。

禅宗说,事物的本性是空的,所谓空性,并不是说它没有和空白,而是说它是无限可能的。比如一支笔,可以是写字工具,也可以是杀人利器,也可以是一个礼物等等。

比如没人吃的鸡爪,在另一些人眼里是凤爪;每人吃的鸭脖,在另一些人眼里是绝味;比如《功夫熊猫》里的阿宝,好吃懒做,贪生怕死,教导他的浣熊师傅一直不得其门而入,终于在乌龟大师“一切都是空性”的引导下,用包子训练阿宝,把他对食物的渴望转换成了对武艺的精湛。

鸡爪,鸭脖,阿宝。包括我们自己,都是空性的,都有无限可能,关键在于你如何看待自己,定义自己。

姜文的《让子弹飞》据说遍布暗喻。我最喜欢的是这一段:

张牧之带着众兄弟在鹅城要打垮黄四郎,起先把白银撒到大街上给百姓,但是百姓不敢要,都惧怕黄四郎。后来张牧之当着众人的面,把黄四郎的替身当真身杀了,然而百姓因为是真的黄四郎死了,于是卸下恐惧蜂拥而入抢了黄四郎的家当。

真的黄四郎在碉堡上目睹了整个过程,突然醒悟说:完了,我成替身了。

黄四郎到底可不可怕,这是人们的认知。张牧之用杀死其替身的办法,给众人壮了胆,一旦百姓认为黄四郎不可怕了,就算他们见到真的黄四郎也不会害怕了。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当大众真的认为反动派是纸老虎的时候,反动派就真的是纸老虎了。

有人说,女孩要富养男孩要穷养。因为富养的女孩见过世面,不会因为一点小恩惠就跟人走,穷养的男孩会知道奋斗不会长成败家子。但是反方观点说了,富养的女孩可能会不知道奋斗,会好吃懒做,穷养的男孩会养成穷人心态,不看全局和长远。

好像都有道理。

但其中的关键在于:如何看待自己的成长经历。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跌落的上层精英多数能重返上层,靠分地和拆迁富起来的人常常会跌得更惨,他们是穷养还是富养?

建国前的富人们是富养的,在政治运动中他们又是穷养的,最终他们还是在那里;穷人们则相反,一样的是最终他们也还是在那个社会阶层上。

重要的在于,他们如何看待自己的处境,如果处理周围的人际关系。简言之,他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是怎样的。影响你的不是事实,而是对事实的理解。

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号称“打个喷嚏,全世界投资人都要中风”,其言语作风就是含义混沌,语义不清,投资者费劲力气也从中找不到有价值的信息。

他自己也说:我花了不少时间努力回避问题,因为我担心自己说话过于直白。最后,我终于学会了"美联储局的语言",学会了含糊其辞。

他还说:如果你确定明白了我的意思,那你一定是没弄明白。

何以故?因为投资人的判断也是整个经济的一部分。如果投资人鹅城的百姓一样一哄而散跑到欧洲去,美国的经济必定大受影响.

同样的,一件事情发生了,这件事情本身没有什么意图,也没有情感偏向。重要的是你如何看待,如何基于事实判断。你认为它对你有利或有害,都是对的,一群大闸蟹在莱茵河出现了,对莱茵河是害,把它们卖到中国来呢?还有阻塞美国五大湖的亚洲鲤。

你的判断,也是事实的一部分。

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竞争了上百年,可口可乐是经典的,传统的可乐,百事可乐是后来者,一直翻不起身,三次求可口可乐收购都没成。后来他们终于找到突破路线:塑造年轻的,时尚的可乐!

经典的,传统的,也意味着老派的,暮气沉沉的;同样的例子也发生在奔驰汽车和宝马汽车上。

这其中改变的只是人们的认知,因为你的判断,也是事实的一部分。

在“定位”理念中,百事可乐和宝马的做法,叫做为客户重新定位。可口可乐是老牌的,但是在百事可乐年轻潮流的广告攻势之下,变成了老迈的形象,奔驰汽车是经典的尊贵气派,在宝马汽车驾驶体验超强的人设之下,变成了迟钝的形象。

滴滴和优步的用户和司机都是陌生人,广告里都在宣传陌生人的关联认识了朋友,拓展了业务,甚至谈起了恋爱。但是在神州专车的语境里,陌生人也意味着不安全,在神州专车,除了安全什么都不会发生。

“定位”的杀招,就是发现已有品牌的弱点,再用自己的优势予以痛击!而任何一个产品都有它的缺点,老牌和老迈,经典和迟钝,新奇和不安,是一体两面,是品牌自带的。

正如“空性”的哲学。禅宗说,事物的本性是空的,所谓空性,并不是说它没有和空白,而是说它是无限可能的。既然是无限可能,就存在人为的操作空间。

同样的思路可以解析小罐茶,好记星,8848手机,真功夫,东阿阿胶。

END